您好,欢迎访问生理学会网站!
名家介绍
张锡钧发布时间:2011-07-04      浏览次数:7085次            

1926年我在美国芝加哥大学获哲学博士(Ph.D.),导师为A. J. Carlson教授学位,并同时在Rush医学院获医学博士(MD)学位,回国到1080p电影协和医学院从事生理学教学和科研工作。初期虽也做了许多研究,发表了一些论,但题目比较分散,不够系统和深入。1932年去英国伦敦皇家医学研究所进修半年,在Dale(H.H.Dale)先生指导下,同J.H.Gaddum协作研究测定乙酰胆碱(以下简写为ACh)的简易定量方法,这是我工作中的一个转折点。为什么要研究这一课题?因为Dale及其同事于1929年在牛和马脾提取液中发现有一种物质,其药理作用和化学性质与ACh相似。那时只知道植物组织里有ACh,动物组织里尚未确证有ACh,因此,他们的发现具有重要意义。Dale希望纯化此物质,因而需要一个定量的生物测定作引导,为H.W.Dudley用化学方法从马脾提取液中提纯ACh结晶作准备。经过艰苦的努力,
我们建成了用蛙腹直肌定量测定ACh的方法。这个方法快速(半小时可得结果)、经济、稳定、可靠,至今仍有人采用。
我们用此法,协助Dudley在马和牛脾提取液中分层追踪ACh的存在,最终得到了ACh结晶,证明了马和牛脾脏中确实存在有ACh,并测定了猫、狗、兔和大鼠各种器官组织及人胎盘组织中ACh的含量。最有意义的是发现马的交感神经含有大量ACh,为以后证明交感神经节前的递质是ACh打下了基础。我和Gaddum的这一工作发表在1933年英国《生理学杂志》上,为发展神经化学传递学说贡献了力量。后来,Dale在研究神经化学传递方面的成就获得诺贝尔奖时的发言中,肯定了我们的工作及Dudley从马和牛脾中化学提纯ACh的意义。
自1933年我们发表首篇关于ACh的研究,至今已五十年。从那以后,我的研究工作主要是围绕ACh的生理作用系统地进行,改变了过去课题杂乱的局面。
首先,我们证实了前人提出的缺乏神经组织的人胎盘内存在有大量ACh的事实,进而研究了胎盘和神经组织内ACh的产生、释放和代谢的规律,发现胎盘ACh在胎儿的流产、早产及正常分娩机制中具有重要作用。在这方面,我们发表了十七篇论文。
同时,基于在狗身上刺激颈动脉窦神经和迷走神经时,发现脑脊液内有ACh释放这一事实,提出了中枢神经的化学传递观点。随后的工作还证明,不论在中枢神经或外周神经,少量ACh常引起兴奋反应,大量ACh则常引起抑制反应。这就是ACh的双重作用论点。围绕中枢神经化学传递的研究,我们曾发表论文八篇。
此外,我们在研究刺激狗迷走神经中枢端脑内ACh的释放时,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实,即此处释放的ACh不是导致降压,而是升压反应。众所周知,刺激迷走神经干或静脉注射ACh通常引起降压反应。为什么刺激迷走神经中枢端却得到升压反应呢?经过实验追查,发现迷走神经中枢端释放的ACh可作用于中枢神经有关径路和核团,促使脑垂体后叶加压素释放,从而引起升压。此反应的动因不是肾上腺素能物质,因为切除肾上腺后,动物仍有升压反应。摘除脑垂体,则此升压反应不能产生。据此,我们首先提出了“迷走神经-垂体后叶反射”的学说,指出:刺激迷走神经中枢端,可通过释放加压素,引起加压
反应和抗利尿效应,并可释放催产素,促进子宫收缩。这一学说获得了各国许多研究者的支持。尽管对此反射机理的解释各家还不一致,且随着生理科学的发展,对此反射机理的认识也在发展,但基本事实是确定不疑的。围绕迷走-垂体后叶反射问题,我们已发表十余篇论文。
回顾数十年研究工作的经验教训,我感到:
1做研究,要有坚实的知识基础和技术准备。研究方向应集中,围绕一定的主攻目标,步步深入。切忌东抓一把,西来一下,分散力量,结果,什么问题都不能深入解决。研究过程中,要经常了解和掌握国内外新动向、新进展,这是知识的基础。我在数十年中,坚特给自己提出了一项要求:对于新的书刊杂志,不仅生理学的,还有生物学、生物化学、药理学和医学方面的,都应及时浏览,择其要者阅读,阅后在卡片上记录摘要备查。为了时间上不受干扰,几十年中我总是把每日清晨至上午上班前的这段时间用来保证文献阅读,技术学习方面,自己要抓紧机会多学。记得在芝加哥大学作研究生时,我主动帮助别人做实验,不取报酬,通过工作实践,学习了技术。1932年我去瑞士Hess教授实验室和英国Dale教授实验室进修,以及1935年WBCannon教授来协和医学院任半年客座教授时,都分别向他们学习了技术,因此,技术准备比较充分,为后来系统地深入研究ACh打下了良好基础。
2选题不仅注意其重要理论意义,也要讲求实际意义。我们在研究ACh与分娩、早产和流产的关系时,就曾希望这一理论研究对临床实践有所帮助。利用蛙腹直肌作ACh定量测定的研究,既从理论上探索了胆碱能神经递质及化学上与其类似的各种物质对骨骼肌的作用又从实践上解决了当时对ACh简易定量测定方法的迫切需要,收效是较好的。
3多想,多思考。选定题目,进行实脸工作时,操作要准确,要实事求是,不盲目地做实验。每次作完实脸要总结,分析这次实验得出了什么理想的结果?没有得出什么结果?得出一个结果,就要思考是怎样得到的?有什么意义?为什么会这样?不要轻易放过。例如,刺激迷走神经中枢端出现的加压反应,从一开始就被我们抓住不放,追查反应的来源,从而发现了一系列很有意义的结果,至今仍在研究中,为内分泌的神经调节提供了重要内容。发现与主观想象不同的结果,同样很重要。我常说: “阳性结果是结果,阴性结果也是结果,只要方法技术可靠,阴性结果有时甚至有更重要的意义。解决了矛盾,就有提高”。每写出一篇论文,要反复看,反复修改。一般我都要修改三四次,甚至五六次。有时还主动持稿请别人看,征求不同意见,使真理愈辩愈明。
4对别人的工作,我认为应如同对待自己的工作一样,严格要求,热情帮助。我们做研究不是为个人名利,而是为发展科学、振兴中华,共同努力探索自然奥秘。因此,我总愿尽力帮助和促进年轻科学工作者更快地成长。以上是自己根据数十年来的经历得出的点滴体会,不一定全面和正确,尚希广大生理科学同行,共同研讨,并对不当之处,提出批评指正。

本文曾刊载在《生理科学进展》1983第14卷第3期。
杂志编者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教授张锡钧先生是我国著名的老一辈生理学家。他从事生理学工作已六十年,在生理学科研和教学方面作出了显著成绩。他曾主编《中国生理学杂志》,并长期担任编辑工作,为我国生理科学工作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