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生理学会网站!
名家介绍
朱恒璧发布时间:2012-03-18      浏览次数:6643次            

朱恒璧,1890年5月28日出生于江苏省阜宁县一个小商人家庭。从小养东莞桑拿成喜爱学习、刻苦钻研的习惯。16岁远离家乡,从私塾转向洋学堂,先后到东莞桑拿镇江、上海求学。1910年,毕业于上海青年会中学。次年,他抱着“不为良相,亦为良医” 的心愿,考取大清红十字会医学校(后改名为中国哈佛医学校,受美国哈佛大学管辖)。1916年毕业后,进入上海红十字会医院(现上海华山医院)任内科住院医生。

作为一个年轻的医生,每当遇到错综复杂、变化多端的病情,他感到自己的医学知识不够,尤其是病理学知识不足,常常难以作出准确的诊断。在强烈的职业责任感驱使下,经过2年的临床实践之后,1918年,他终于有机会赴美国哈佛大学进修病理学。1919年回国后,经协和医院院长格林(Green) 介绍,到长沙湘雅医学院(现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一边当教师,一边当医生。由于他工作努力,深受湘雅医学院院长颜福庆的赏识,被提拔为教务主任。1923年,朱恒壁获准到美国西储大学(WesternReserveUniversity)进修药理学。在药理学权威苏尔曼(Sollman)教授的亲自指导下,他对这门学科作了系统的钻研,并按导师拟定的计划,废寝忘食地研究离子对心脏的影响。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他从早到晚做甲鱼心脏实验,连续2天2夜在实验室里观察、记录甲鱼心脏的搏动,直至把实验做完为止。苏尔曼教授深为感动,赞扬他: “Indefatigable! (不知疲倦的人)”。1925年学成回国后,朱恒璧返回湘雅医学院任药理学副教授,成为我国高等医学院校中最早的中国籍药理学教师之一。

1927年,湘雅医学院停办,朱恒璧转到北京协和医学院任教,第一年为客座讲师,第二年为药理学副教授兼药理科代理主任。1928年,他随颜福庆一起到上海主持中央大学医学院(后改名上海医学院、上海医科大学、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 工作,颜福庆任院长,朱恒璧任教务主任兼药理科主任、教授。在20年代后半叶,朱恒壁在心脏生理方面做了一系列研究工作,发表了多篇论文,影响颇大。1929、1930年被推选为中国生理学会会长。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上海医学院院址被日本帝国主义占领,在这民族危难时刻,朱恒璧受命任代理院长。他不畏艰苦,带领该院师生先后迁往昆明、重庆,坚持办学。为了筹集办学经费,他四处求援,终于在重庆歌乐山修建了校舍,同时通过各种渠道聘请国内外医学专家担任教授和内、外、妇、儿各科主任,把中央医院和中央护士学校作为临床学习和培养护理人员的基地,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继续为国家培养高质量的医学人才。当时,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了香港,香港大学医学院有30余名学生流落到重庆,他们无依无靠,浪迹街头。朱恒璧获悉后,深沉地说:“骨肉同胞受难,我们应当尽力解救。” 当即决定把这批学生收进学校免费学习。抗日战争胜利后又让他们返回香港。此事使香港同胞深受感动,英国驻华大使为此特意登门致谢。

1940至1951年间,朱恒璧任上海医学院院长,对学院的创建和发展,对培养我国高等医药人才,做出了重大贡献。1953年,被调到浙江省卫生厅任技正兼任浙江医学院(现浙江医科大学)生物检定学教授。两年后转任浙江医学院药理学教授,后又兼药理学教研室主任、药学系主任,浙江省卫生实验院药物研究所所长。此后,他发奋学习现代科学技术,探讨现代科技,尤其是高等数学在医学上的应用。1959年,他在《浙医学报》上发表题为《高等数学在医学上应用的我见》的长篇连载论文,列举了大量事实说明数学方法在现代医学中已有广泛应用,对我国医药学界很有启发,影响甚深。中国医学科学院情报研究所曾两次派人来访,要他把论文整理补充成书,供医学工作者学习。不幸的是,这部书稿行将付梓之际,“文化大革命”开始,终未问世。

粉碎“四人帮”后,朱恒璧精神焕发,老当益壮,查阅大量有关现代生物学与医药学的最新文献,提出了分子生物学对现代医药学发展将起决定性作用的观点。他常对登门求教的中青年科技人员说:“现代科学的基础,不光是数理化,还要加上生物学,应该说是:生、数、理、化!”1980年,他已90岁高龄,但仍然亲自参加浙江省药学会年会,并在会上宣读亲笔所写的《怎样向现代药理学进军》的论文。文章列举了现代药理学研究的最新成就之后,他明确指出:“向现代药理学进军,就是向量子药理学和分子药理学进军。” 他号召中青年药理学工作者努力掌握核磁共振、X线衍射、圆二色性研究等新技术。为了帮助大家尽快地掌握这些新技术,他夜以继日地以颤抖着的手,一字一句地写了《核磁共振简介》、《X线衍射》、《圆二色》等几万字的讲义。字字句句浸透着他对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的一片深情,对中青年科技工作者的热切希望!

多年来,朱恒璧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1929—1930年,任中国生理学会会长、《中国生理学》杂志编委;1931年,任国立编译馆药科名词委员会复审委员;1932年,任北平研究院特约委员、中华医学会总干事;1935—1937年,任中华医学会会长;1937年,任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常务理事、卫生署成药审核委员会委员;1940年,任卫生署顾问、医学教育委员会药学教育专门委员;1941年,任卫生署医学教育委员会委员;1945年,任上海卫生局顾问;1950年,任华东军政委员会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卫生部卫生教材编审委员会委员、《中国药典》编委;1977年,任中国生理学会浙江分会名誉理事长、中国药学会浙江分会名誉理事长、浙江省科技局顾问。

朱恒壁生于清朝末期,一生经历了辛亥革命、军阀混战、“中华民国” 时期,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走过的道路崎岖不平,但他始终把自己的心血倾注在祖国的医药事业上,在大学毕业至逝世的71个春秋中对中华民族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那崇高的爱国心、民族感,他那纯真的职业道德,他那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的精神,他那高瞻远瞩、勇于进取的学术风貌,将永远为人们所称颂。

周怀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