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生理学会网站!
名家介绍
汪敬熙发布时间:2012-03-18      浏览次数:6999次            

汪敬熙,山东济南人,生于1893年。191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由蔡元培、蒋梦麟、陶孟和诸先生选派他赴美深造。在美国约翰· 霍布金斯大学医学院师从AdolffMeyer教授学习,与CPRichter博士共同做实验研究。1923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924年归国任河南中州大学心理学教授。1925年又到美国巴尔的摩继续与CPRichter博士作研究。1927年回国任广州中山大学心理学教授,在那里建立了国内最早的神经生理学实验室。1930
年任北京大学心理学研究教授,又在北京创建了心理学实验室。

1934年中央研究院院长蔡元培先生聘汪敬熙为心理学研究所所长,在上海和南京建立了新的实验室。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心理所与研究院各所迁往内地,经长沙、南岳、阳朔等处,最后返回桂林的良丰雁山村。1939年襄助李四光先生创建了桂林科学馆。1945年作为访问教授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Detwiler教授实验室工作一段时间。1946年回国代理中央研究院总干事。1947年复员回到上海,不久赴北京兼任北京大学生物系主任。1948年英国科学家李约瑟(SirJosephNeedham)教授推荐汪敬熙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任。1952年任满,到美国仍与Richter博士继续做实验研究。1957年转到威斯康星大学工作,直到1968年逝世,享年75岁。在追悼会上CNWoolsey教授称赞汪先生为国际科学界中的科学家,并谓他阅读科学文献最为丰富,为同工作者所不及。

汪敬熙终生从事心理学和生理学的实验研究,偶因环境变动恶劣时,才暂时被迫离开实验室。1942年纪念蔡元培先生第一次学术讲演,聘请汪主讲。他总结自己的研究工作,分为四个方面,即:①小白鼠活动量与性周期的关系;②皮肤电反射;③动物脑部的电位;④两栖类胚胎的发育研究。1953年以后继续深入探讨皮肤电反射,仍是这四方面范围内的工作。兹略述其梗概于下:
1动物的活动受各种因素的影响,尤其是性冲动的影响。汪敬熙把小白鼠蹬转轮的活动记录下来,同时做雌鼠的阴道涂片的观察;发现雌鼠涂片上卵巢素增多时,鼠的活动最为活跃。而且这种现象具有四日的周期。雄鼠的活动,却没有这种周期现象。汪认为卵巢的内分泌产物———卵巢素,是影响雌鼠活动的原因。
2用两个电极分别固定在人的手心和手背上,电极另一端连接在电流计上。如果人受到刺激,电流计的悬线就发生偏转移动;甚至语言的刺激,也可以引起这种现象。早时曾将此现象叫做心理电反射(psychoelectroresponse)。后来发现只有电极放在皮肤上,才有这种电反应,因而把此现象叫做皮肤电反射(electrodermalreflex)。把电极放在猫脚垫的皮肤上,如果动物受到刺激,也可以引起这种皮肤电反射。汪敬熙用猫做实验,将电极放在猫一只后脚的脚垫上,将另一只后脚垫上涂以碘酒,碘酒干后,敷上一层淀粉。当猫受到刺激、发生皮肤电反射时,另一只脚垫上的淀粉即变为黑色,表示是有水(汗) 将涂碘酒的淀粉变为黑色。于是他认为皮肤电反射是由于动物的出汗所致。有一种病人,皮肤内没有汗腺,他也没有皮肤电反射。所以皮肤电反射,与意识毫无关系,即不表现情绪,也不表示意志;只是人和动物保持体内运转机构的均衡,以便维持肌肉的运动。当动物受到刺激时,血压增高,呼吸加速,同时也发汗;都是自主神经系统反射的成分。
汪敬熙对皮肤电反射第二阶段的研究,是从1953年以后开始的。他把皮肤电分析为三个成分:即自发的电位波(spontaneouspotentialwave),皮肤电反射(electrodermalreflex)和皮肤电反应(electrodermalresponse)。自发的电位波,是没有任何刺激自发的电位波动;皮肤电反射是由各种刺激诱发出的动作电位;皮肤电反应是直接刺激了催汗神经,或兴奋神经中枢。所引起的电位变动。他深入探讨发现皮肤电反射,也就是发汗的活动,有五个兴奋性中枢,分别在大脑皮层的感觉运动区,大脑皮层的边叶,下丘脑,丘脑背部和中脑的外侧网状结构。也有五个抑制性中枢,分别在大脑皮层额叶、海马区、纹状体的尾核、小脑前叶和后脑腹内侧的网状结构。此外还有一个调整中枢在纹状体内。汪敬熙认为动物的反应活动,均为兴奋性与抑制性冲动代数的总合表现。神经控制发汗的最后公路,为脊髓内交感柱中神经元集团。它们经常受高级神经中枢的“命令”,作适当的反应;如果失去高级神经中枢的控制,动物脚垫上的电活动将失去条理。汪敬熙总结两个阶段研究的成果,写了一本专著叫做《发汗的神经控制》,发表于1964年。在这项研究中,他还发现麻醉剂如何影响神经系统,借以了解麻醉剂的作用。还有动物的抑制作用,一般不易表现,汪敬熙却能用刺激的方法,显示动物的抑制作用。
3本世纪20年代末,英人EDAdrian发现大脑的电位变动,差不多同时汪敬熙用光刺激兔的眼睛,也可以引起脑部的电位变动。不但在大脑视区引起电位变动,而且还可在上叠体、外膝体内引起电位变动。这种变动出现两个电波,一个出现在光刺激的开始,叫做显光效应;一个出现在光刺激的终止,叫做撤光效应。有人认为光刺激的强度变动,不能引起视区的电位改变;而汪敬熙发现光刺激的强度变动,也可以引起电位的反应。不过光强度的增减与原强度之比,必须达到一定的程度,而且在一定的时间内完成,始可有效。
汪敬熙还发现在光刺激时如果有影子掠过视域,也可以引起电位变动。影子掠过视域越快,影动效应越小,其潜伏也越短。
30年代国内尚无电子示波器,汪敬熙记录脑部电位变动是采用了一种磁性示波器,经过两阶段的放大,才记录出脑部微弱的电流。电子放大器的装置,是汪先生依照图纸,因陋就简,自己装配起来的。
4抗战时期在大后方,既无实验仪器,又缺少试剂药品。汪敬熙乃就地取材,观察两栖类几种蛙游泳行为的发育情况。美国Coghill教授曾观察过蝾螈发育的情况,认为它们游泳的发育,分为五个时期,即①无动作期;②身体向侧边弯曲期;③盘曲期;④S型反应期;⑤自由游泳期。汪敬熙观察几种蛙的游泳行为发育的情况,更为精细,认为可分为六个阶段:即①无动作期;②向侧边弯曲期;③S形反应期;④滚动向前游泳期;⑤控制游泳方向期;⑥游泳时保持身体空间常态期,即正常的游泳行为。前三期与蝾螈的游泳发育相同,第四期时蛙蝌蚪虽能游泳,但只能横冲直闯,滚动向前冲去,第五期游泳虽能有了方向性,但不能维持身体的正常状态,往往翻转身体向前游泳。第六期才达到正常的自由游泳。
汪敬熙更进一步探讨游泳行为的发育,与神经系统发育的关系。发现神经系统的低级中枢首先成熟,然后逐渐向高级中枢开展。麻醉剂影响游泳行为的过程,正与游泳行为的发育阶段相反,也就是与神经系统的发育过程相反:即麻醉剂首先影响神经系统的高级中枢,然后逐步向低级中枢扩展,最后影响脊髓的中枢。
只具有脊髓的动物,叫做脊髓动物;脊髓动物的活动如何,不易知晓;因为动物只有脊髓,不能成活。汪敬熙利用低级动物蛙蝌蚪将脊髓动物与正常的动物制成“联体共生”的怪胎,却可以看到脊髓蝌蚪推着发育第一期的正常蝌蚪,游动不休。这表示神经系统的脊髓首先成熟,同时也表示脊髓神经系统中枢,如无高级神经中枢的控制,必将运动不休。这样,借以对高级动物的脊髓动物的活动有所了解。
此外,汪敬熙对鸽子瞳孔的扩张和收缩做过实验,还观察过某些药物对动物的影响等。总之,他对各种动物的研究,都是为了对动物行为生理的分析,也就是企图找出一些心理现象的生理基础。
汪敬熙设计实验非常周密细致,常设计出巧妙的装置进行实验。观察事物眼光犀利,常能透过现象,发现事物的实质。叙述实验结果非常谨严,从不夸大,也不任意创建什么学说。文字异常洗练,删去一切浮词冗句。他还能因陋就简,就地取材,设计出实验的步骤。且能争取时间,见缝插针,多作观察、实验。带领学生不多作讲解,只在实验过程中,使人领悟工作的意义,提高学生的认识。总之,汪先生称得起是一位忠实于实验研究的干练的学者。

汪敬熙与林可胜、张锡钧、蔡翘等先生是国内第一代的生理学家。他曾为中国生理学杂志(英文版)长期撰稿,发表文章。他也是中国生理学会最早的会员之一。成就卓著的神经生理学家张香桐先生早年师从汪先生。张香桐先生在回忆往事时说:“当我1933年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当了北大教授汪敬熙先生的助教,是他给我指出了通往科学世界的道路。在他的培育下,我第一次学会了如何设计实验,如何进行研究,如何写作科学论文。……作为一个优秀的教师和精明的科研工作者,他深刻理解科学教育的本质。”汪先生读书多,知识广,但讲课从不以罗列文献了事,往往以尚未解决的疑难问题作为一堂课的结束。这是汪先生独具匠心之处。汪先生的教育是引导学生参与科学探索的教育。抗日战争胜利后,也许因为战时物资奇缺的情景记忆犹新,他在北大讲授“普通生物学”,开宗明义,竟以如何自制简易的实验用具起讲,令学生耳目一新。他一再对学生说,以缺乏条件作为放弃研究的理由,只是表明自己的无能。

汪先生博学多才。当他还是一名北大学生的时候,便是当时新文化运动的积极参与者。他是著名的《新潮》月刊的发起人和撰稿者之一。在《新潮》和其他刊物上,他发表过不少小说和诗,在鲁迅先生所编的《中国新文学大系二集》中便有汪先生的作品。他的短篇小说集《雪夜》收创作9篇,1925年由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

鲁子惠 王雨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