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生理学会网站!
名家介绍
柳安昌发布时间:2012-03-18      浏览次数:6773次            

柳安昌祖籍山西省代县,生于1897年。少年时在太原一中学习,毕业后考入山西大学。

1919年考入北京协和医学院,1928年毕业,按与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的协定,由该校授予医学博士学位(MD)。在求学期间,柳安昌就对生理学以及应用物理学等课深感兴趣,在医前期时,就以学生助教名义参加林可胜教授所领导的生理学系的科学研究工作。1928年结业后被留校任生理学助教,参加教学、带进修生及科学研究工作,成绩显著。

柳安昌于1935年由协和医学院选送到美国哈佛大学进修,在WalterBCannon教授指导下,独立进行了有关交感神经以及交感素的化学与药理作用研究,受到很高评价。1936年他回到北平协和医学院,当时日寇已开始侵入大部华北各省,国事日非,民族存亡危在旦夕,北平学生激于爱国热情,发动了1935年的“一二·九”运动。

柳安昌和几位年轻同事万昕、李振翩等,毅然辞别了有优越教学、科研环境的协和医学院,到南京一个为培养军医的军医学
校任教。在那里他建立起一个可以供40名学生进行实验的生理学实验室,同时也建起了可进行较简单科研的小实验室,并开展了关于消化道方面的科学研究工作。1937年8月日寇进攻上海,危及南京,军医学校迁往广州,他随学校到广州,又立即开展教学、科研工作,表现出一个知识分子的高度爱国心。有时敌机来轰炸,柳安昌仍带几位青年教师准备教学实验。1938年中,他因有感于后方聚有成千上万的伤员得不到救治,就决心离开教学岗位,去参加红十字会的战场救护工作,曾任该会的医务股主任。同年因武汉失守,有大量来自国内各地医学生无处上学,在贵阳建立了国立贵阳医学院,柳安昌参加了这个学校的创办工作,并任生理学教授。直到1941年,林可胜教授在贵阳市郊区的图云关,建立了一个战时卫生人员训练所,柳又被调去该所任生理学教官兼教务主任。1945年日寇投降后,军医学校与战时卫生人员训练所合并为国防医学院,柳安昌被任命为生理学系主任兼教务长。

1949年初,柳安昌随国防医学院迁去台湾,他被任命为“国防医学院” 生物物理学系(包括生物学、生理学和药理学三个系)主任兼生理学教授。当时这个学校处境极为困难,既无可供使用的校舍,又无可供教职人员及家属的住处,有多数教员及学生住在破旧大礼堂内或帐篷内,经数年之久也未能改善。柳安昌除忍受着物质条件的困难之外,还忍受着极端沉重的精神打击。这时他的女婿被诬害,女儿沉于悲痛中住在他家。柳安昌除每天给“国防医学院”的医科、高护科和口腔科的学生上生理学外,还外出为台大等校的学生上生理学。他在极为艰苦的条件下与四五位青年助教及技术人员,在一个破旧房子里建
立了一所可供学生实习,也可进行科学研究的实验室,与早期去台湾大学任教的方怀时教授合作,展开多项学术活动,终于使台湾的生理学有显著的成就。直至1968年他退休之后,还每日去实验室工作。不幸于1971年因呼吸系统感染去世,享年75岁。

柳安昌对中国生理科学的贡献主要包括科研成就、人才培养等几方面。

1他的专业贡献,主要在消化生理方面,早期随林可胜教授进行过胃分泌方面的研究,后来又在小肠环行肌去神经后的收缩性等方面进行过研究。1935年前后他在Cannon的实验室,做过关于交感神经及其递质交感素(sympathin)的研究。到台湾后,他又重新恢复关于消化管平滑肌运动的研究,与他的学生一起,发表过论文50余篇,而屡被引用
的也有多篇。晚些时候,他还在有关脂类代谢方面有数篇文章发表。

2柳安昌在生理学教学及青年科学人才的培养方面,做过大量工作。他几十年如一日,极重视生理学课程的教学。他的教学方法灵活,有高超的表达能力,能从多方面阐释问题,深入浅出,触类旁通,使较抽象的理论变得易懂。凡受业于其门者,均认为有终生难忘之效。他不仅为本校学生上课,还曾为湘雅医学院、台湾大学医学院等校医学生上过生理课,均曾受到过热忱欢迎。他不仅到课堂上讲课,而且每次必到实验室指导学生实习。有不少学生因实验时态度散漫或不认真操作,而受过他训斥。同时他也非常注意哪个学生在实验时,科学态度好,操作认真,为他将来挑选助教作为依据。他有时说, “有人说某某人手巧,会做实验,这是一般通俗的说法,实际上是脑子好,脑子灵。脑子坏了,手连动都不能动!”他对青年教学人员和技术人员的培养可谓“既有方,又有效”。他的办法有一部分是沿袭在协和时林可胜教授的办法。首先选择有培养前途的、成绩优秀的本校毕业生,对他们应从难从严培养,使他们有不怕难、不怕脏的科学精神,苦练操作。对所用仪器设备,坏了自己能修,不适用的自己改造,有些比较一般的用具要自己做。动物要自己养,自己训练,自己麻醉。特别是用后的器械、仪器要自己清洗、擦净。在上班时不准看书。只有为学员改作业时,才能坐在位子上。经过一年后,若表现不好,则被调走或除名。在他实验室工作过的青年人,往往在技术操作上有非常熟练的基础。

柳安昌对助教的培养,很重视每周均举行的专题报告,有时是令报告人选一大篇综述论文,经过精练性摘录,在1个小时左右内介绍清楚。实际上他暗中给予记分,这也是变相的考试。每人做探讨性实验课题到一定阶段,均要求以论文格式向全体教师汇报。他对青年教员及技术人员要求极为严格,动辄予以训斥。但凡是和他一起做过科研或教学实验的人,无不对他的熟练的实验操作技术与认真的科学态度,心服口服。有一位外科名教授看到过柳教授进行的动物实验后说:“他的胃肠道手术之高超,我实在佩服!”柳安昌对于跟他工作的青年人的成长与学习非常关心,一有进修学习机会,就为他们亲自去争取,只怕他们不能快快成为有用之才。因此,多数年轻人愿意在他下面工作。还有不少有志之士投向他的门下。仅在50年代,当时物质条件还很差,就培养出五六名有世界水平的生理学家,其中曾在台湾任生理学会理事长的三人,如姜寿德,曾在创建阳明医学院生理系作出过可喜成绩,在呼吸生理方面,有较多贡献。周先乐现为美国犹他大学教授。蔡作雍已成为世界著名神经生物学家,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还有几人在美国任教授。早年随柳安昌工作的方怀时,早已为台“中央研究院”院士。这些学者现在从事的专业虽与柳安昌原授的不同,但他们的治学之道还有不少得自柳门。

3柳安昌对中国生理学的发展也有贡献。他曾协助创建中国生理学会和出版《中国生理学杂志》(英文版)。早在1926年他随林可胜教授工作时,他就担任过会务工作。柳安昌随国防医学院迁至台湾后,曾会同方怀时教授于50年代在台湾沿用原“中国生理学会”名称进行学术活动并与国际间进行交流。《中国生理学杂志》(英文版)也以原封面、原格式在台湾继续出刊,并流通于世界各学术性大图书馆,进行刊物交换。在1980年6月,国际生理科学会联合会(IUPS)代表在海峡两岸联系磋商,在上海签署了备忘录,明确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IUPS所属中国名下有两个团体会员,即位于北京的中国生理学会和位于中国台北的生理学会。

柳安昌除担任生理学教授外,还在医学教育的课程设置、学校行政体制方面进行过大量有益的工作,受到过多次关于教育工作的奖励。他生活俭朴,治家严谨,在抗日战争时期及初到台湾的几年中,他因家中人口较多,生活十分艰苦,但对子女的教育非常重视,现都成才,已成为高级技术人员和专家。

卢振东 姜寿德 周先乐